全天11选5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聯系我們
首頁 | 政務公開 | 全天11選5 | 紅十字事業 | 新聞中心 | 政策法規 | 志愿服務 | 紅會大事記 | 救護培訓 | 資料下載
        您的位置:首頁 > 全天11選5

紅十字會創始人讓·亨利·杜南

九江紅十字會網站 tjlth.net.cn 發布日期:2012年03月26日
 

  亨利·杜南1828年5月8日出生于瑞士日內瓦。他的父親讓·雅克·杜南是個銀行家,母親安托瓦內特·柯萊頓,是著名物理學家柯萊頓的妹妹,篤信宗教,虔誠專注。

  在七、八歲時,杜南重游法國海港城市土倫,親眼目睹身戴鐐銬的囚兒在監獄戒備森嚴的看管之下裝卸貨物,深深為之所觸動;他發誓要在有生之年讓這些犯人獲得自由。從十八歲起,杜南就加入了賑濟協會,他把業余時光都打發在訪貧問病的活動上。每逢星期日,人們都能看到杜南進出日內瓦監獄。他給犯人送去書刊,并安慰他們。   

  25歲那年,他立志于開發阿爾及利亞。幾經周折后,他決計前往意大利北部倫巴第地區晉見法國皇帝拿破侖三世。6月25日,杜南抵達卡斯蒂廖內,十九世紀最殘忍的戰爭剛剛在索爾弗利諾打過。4萬多死傷士兵被遺棄在戰場上,烈日蒸曬,悶熱難受。傷兵們或是呻吟掙扎,或是痛哭嚎叫,其悲慘情景,令人不忍卒睹。他立即動員和組織當地的居民,包括醫生、護士,男人、女人和兒童,同他一道收容了4000多傷兵,分別把他們安置在附近的教堂和村子里,對他們進行了力所能及的救護。他同時從索爾弗利諾、卡斯蒂廖內、布雷西亞、米蘭等地寫信給他的朋友和熟人,呼吁他們對傷兵伸出救援之手。

  杜南返回日內瓦之后,向人們講述了他在索爾弗利諾親眼目睹的悲慘情景。聽眾都敦促他寫書向所謂的“文明世界”的良知發出呼吁。受到這一崇高理想的鼓舞,杜南著手寫他的名著《索爾弗利諾回憶》,并于1862年11月自費出版該書。杜南深感為戰地傷兵提供的護理遠遠不夠充分,請求各國在和平時期就建立起由男女志愿醫務人員組成的救護團體。他還建議好戰的各國君主,采用神圣的公約形式,制定幾條國際準則,一旦被接受并得到批準,可以作為歐洲各國建立傷兵救護團體的依據。

  在1862年的冬天,杜南先把書送給他的朋友,接著又送給歐洲各國的君主和政治家。當時的瑞士陸軍總司令杜福爾將軍和南丁格爾女士,都給他寫了回信。

  日內瓦公共福利會的成員,讀了《索爾弗利諾回憶》后深受感動,決定把杜南提出的設想付諸實施。1863年2月9日,一個名叫傷兵救護國際委員會的五人委員會在日內瓦成立了。杜福爾將軍擔任主席,杜南擔任秘書,其中三位成員是莫瓦尼埃律師、阿皮亞醫生和莫諾瓦醫生。為了實現這一崇高事業,國際委員會的五位性格迥異而又配合默契的人士,顧不了一切,主動倡議在日內瓦召開一個國際會議研究戰地保護傷兵的方法和方式。數周之內,杜南得到了多方的鼓舞,至少有13個歐洲的君主表示對他的倡議感興趣。1863年,杜南前往德奧諸國,向各國君主游說他的主張,他們都答應派遣代表去日內瓦。

  于是,預備會議于10月26日至29日在日內瓦雅典宮召開,有16個國家的36名代表參加。會議根據杜南的設想,特別決定:(1)敦促在各國建立傷兵救護委員會;(2)不僅救護傷兵的機構和人員應該中立化,就是傷兵本人也應中立化;(3)采用白底紅十字臂章作為志愿救護人員的識別標志。

  預備會議結束不到數月,日勒蘇益格戰爭爆發了。國際委員會立即派出包括阿皮亞醫生在內的兩位代表前往戰地,設法爭取到交戰雙方信守日內瓦原則和同意組織戰地救護隊。這是杜南倡導的紅十字會第一次受到考驗,效果是使人鼓舞的。

  1864年8月8日至22日,瑞士聯邦委員會和法國政府聯合召集了日內瓦外交代表會議。參加的代表中有12名特命全權代表。他們經過幾天的辯論,幾乎不加修改地通過了國際委員會起草的十條公約文本,定名為《1864年8月22日關于改善戰地陸軍傷者境遇之日內瓦公約》。該項公約實質是全天11選5憲章。

  杜南積極籌劃第一屆全天11選5會1867年在巴黎集會,他首次提出1864年日內瓦公約所采納的人道主義原則應擴大適用于戰俘。但大會陷入嚴重分裂,會后,法國皇后歐仁妮在皇宮御花園召見了杜南,勉勵他把中立化原則擴大適用于海戰中負傷的士兵以及救援他們的船只和人員。而這一設想到了1899年的海牙公約才得以實現!

  在杜南竭盡心力忙于組建紅十字會的時候,不可避免地忽視了他在阿爾及利亞的事業。最不幸的是,不久日內瓦信托社宣告破產,對于他來說,這是災難性的。就在這時,五人委員會的成員之一居斯塔夫·莫瓦尼埃律師堅持要辭去委員會的職務。杜南只得讓步了。

  杜南積極組織紅十字組織參加了1870年的普法戰爭,收效不大。不久,他暈倒在英國的講演臺上,他承認自己幾天都未吃過什么了。卡斯滕納夫人留用了他,但不久謠言四起,他不得不離開。此后,他簡直成了一位流浪漢,睡在亭子間或公園里,飽受饑寒的煎熬,最終由于貧病交迫,住進了瑞士阿彭塞爾州海登村的一家小小門診所,在那里度過了生命的最后十八年。

  這時世人已經把他完全遺忘,他僅僅靠著家人和親友的周濟來打發日子。雖然在活著的時候就被剝奪了他應得的榮譽,杜南老人此時并未心灰意冷,他正設法搜集足以證明他在創建紅十字會方面發揮了杰出作用的有關文件。一位來自圣高爾的新聞記者,1895年訪問了海登醫院。他發現多年住在那兒而幾乎不為人所識的老人,實際上就是紅十字會的創始人。

  他的報道轟動了全世界。接著各類證據、訪客、榮譽紛至沓來,涌入老人的病房。瑞士聯邦委員會向他頒發賓涅芬特獎,表彰他所采取的行動極有可能促進“和平與團結”;在莫斯科集會的千人醫學國際大會,向他頒發莫斯科獎,頌揚他為受苦人民所作的貢獻;許多紅十字會急切希望接納他為會員或擔任名譽會長。

  杜南在海登醫院的斗室里,一面整理文件,編寫回憶錄,一面不斷向人們呼吁普遍和平、宗教容忍和廢除各種形式的奴隸制。1895年,他參加了婦女裁軍不同盟的活動,積極支持沙皇尼古拉二世提出的各大國應締結一項協定禁止增加軍備的倡議。1901年,杜南同法國和平主義者弗雷德里克·帕西一道,獲得挪威政府頒發的首屆諾貝爾和平獎。但杜南未去領獎,那時債主還在向他逼債。

  亨利·杜南1910年10月30日逝世于海登,時年82歲。他在遺囑中決定把他遺產的大部分捐贈給挪威和瑞士兩國的慈善團體。




 
 
 
 
版權所有:全天11選5
電話/傳真:0792-8566539 郵編:332099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八里湖大道166號市民服務中心西附樓B區6層